国泰航空(00293.HK)

390亿港元能拯救国泰航空吗

时间:20-06-10 01:32    来源:金融界

疫情突袭、客流下滑,接二连三的冲击让香港国泰航空(00293)(港股00293)陷入危局。为了自救,6月9日,国泰航空抛出了一个涉及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计划,包括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行优先股、向现有股东配发供股股份以及拿到过渡性贷款等。不过,即使获得资金注入,由于国际航空市场恢复缓慢,国泰航空的前景仍旧不乐观。截至今年4月,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的亏损额就已高达45亿港元。对这家70多岁的老牌航企而言,自身“造血”功能迟迟难以恢复,如今的“至暗时刻”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多方“输血”

6月9日,中国国航(港股00753)、国泰航空、太古股份公司均以“公司内幕消息待公布”为由发布停牌公告,也因此引发业界猜测。不过,“靴子落地”仅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国泰航空旋即发布公告,一份总金额达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计划也随之浮出水面。

“救急”的资本重组计划共分三部分:国泰航空在取得必要股东批准的前提下,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行195亿港元的优先股及分离认股权证;国泰航空向现有股东配发117亿港元的供股股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国泰航空提供78亿港元的过渡性贷款,并可实时提取使用。

此次重组完成后,国泰航空第一大控股股东太古股份公司的持股比例将由45%降为42.26%,中国国航持股比例则由29.99%降至28.17%,卡塔尔航空的持股比例从9.99%降为9.38%。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将通过Aviation 2020 Limited持有其6.08%股份。

“国泰航空必须活着,这是无需争辩的话题。不仅是为国泰航空的全体股东,国泰航空在香港占有超80%航权及超过70%航空运力,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意义。这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果断出手救助的原因。”民航资深专家綦琦分析。

数据显示,作为一家拥有74年历史、以香港为基地的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占香港国际机场客运量57%、货运量占41%。

在6月9日的记者会上,国泰航空集团主席贺以礼坦言,此次规模达到390亿港元的资本重组方案,是国泰航空唯一可得到的计划,疫情对全球航空业构成冲击,全球对航空业的贷款及定息市场已关闭,“如果没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国泰航空的投资,国泰航空将被迫倒闭”。

急转直下

“盈利13.47亿港元,较上年同期相比情况明显向好。”事实上,在2019年上半年,国泰航空还沉浸在业绩向好的喜悦中。

但可惜的是,这份喜悦并没能维持多久,从2019年下半年起,国泰航空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泥潭之中。

2019年下半年,香港社会事件令客运需求急速下滑。去年8月,民航局向国泰航空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直指由于香港国泰航空先后发生飞行人员参与暴力冲击被控暴动罪却未被停止飞行活动,以及恶意泄露航班旅客信息等事件,存在严重威胁航空安全的隐患,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随后,民航局责成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行政约见了国泰航空高管。

而随着今年初疫情的暴发,国泰航空集团的经营环境进一步恶化。

贺以礼称,为应对此次史无前例的危机,公司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包括将客运运力削减97%、高级管理层减薪、延迟新飞机订单、将旧飞机提前退役以及实施一项自愿性特别休假计划,该计划获80%员工参与,但情况仍未见好转。

“尽管我们采取了各种措施,然而客运收益已跌至去年同期约1%的水平,在航空公司层面,自今年2月以来每月净资金支出大约25亿-30亿港元,而前景仍然十分不明朗。”贺以礼称。

另据国泰集团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集团旗下两航空公司,国泰航空与国泰港龙航空在4月共载客13729人次,较2019年同月下跌99.6%。4月的收入乘客千米数按年减少99.3%。乘客运载率下跌62.3个百分点至 21.7%,运力则下跌97.3%。在2020年前4个月,载运乘客人次较去年同期下跌64.4%,运力下跌49.9%。

“今年的疫情加重了国泰航空的困境,但此前,这家公司的日子已经不好过了。”民航高级经济师王疆民介绍,近年来在国际市场上遭遇航空巨头竞争挤压,国泰航空的部分美洲及亚太航线均有所收缩,在经营放缓的过程中,国泰航空也曾想过改变,但公司本身在管理决策上存在短板,没有跟上国际市场变化的脚步,几次调整均未带来较好的效果。

在綦琦看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此次参与重组计划,应该是目前疫情下的非常之举,预计当疫情过去,国泰航空业务逐步恢复正常,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会选择合适时机退出。也就是说,未来的国泰航空还要苦练内功。

抓住新需求

拿到了“救命钱”之后,国泰航空的前景仍不太乐观,业内普遍认为,国泰航空的困难时期可能还会持续很久,因为航空业的复苏步伐将会是逐步且漫长的。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指出,国际航空客运需求最早也要到2023年才能重返疫情前的水平。相较于其他国际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并无本地航线运营,其客流完全依赖跨境旅游活动,可今年以来,跨境旅游正受严格限制,再加上隔离措施的影响,国际客运在短期内难以复原。

“国泰航空其实是受到了双重打击,在去年下半年,其经营就受到香港社会事件等影响,客流大幅下滑,今年又叠加了疫情因素。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去年3月,国泰航空宣布以49.3亿港元收购海航旗下廉价航企香港快运,在当时,这一决定进一步提升了国泰航空在香港民航市场的垄断地位,但如今来看,该收购也增加了其资金压力,且在疫情下会受到更大冲击。”民航专家李伊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

王疆民认为,依赖国际航线及旅游市场的国泰航空,想从疫情中“缓过劲”来,必须对现有模式及结构进行些调整。“国泰航空主打高端市场,机票价格也相对较高。近年来随着国际航空业竞争的不断加剧,这家航空公司也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市场环境。如果想尽快恢复元气,国泰航空或许可以尝试加码中国内地市场。近期,内地对转机、公务出行的需求在上升,航空公司应紧抓这部分市场需求,增加客源。”

另外,王疆民还分析,面对资金困境,国泰航空也可以考虑进一步释放股权给国内受影响较小、资金实力较充足的航空公司。同时,放下身段,调整航线布局,可针对中低端市场需求加码业务,待疫情过后,再重新回归高端市场。